WFU

2019年5月20日 星期一

防護HIV,不需太空衣



作者:陳畊仲




上兩篇文章(這篇這篇),我提到HIV病患在良好控制與追蹤下,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可怕。不需特別隔離,真被針扎,傳染率也遠低於B肝與C肝。


防護等級?


但是面對這類病患,到底感染控制要到何種程度?要像當初SARS一樣包得密不透風嗎?


圖片來源:民報

診間要像登革熱噴藥一樣包膜嗎?


圖片來源

在這邊先以ADA美國牙科協會發表的準則(這裡)供大家參考,關於防護,說明「一般通用防護」,包括手套口罩護目鏡就已足夠。

真的一般通用防護就夠了嗎?ADA說了就算?有沒有理論基礎?


個人防護


這篇提供一篇論文(這裡)給大家參考。實驗方法是將手術者分成以下幾個區域




拔完智齒後,以肉眼以及染色法,偵測血液噴濺,哪幾個區域最多?答案如下圖:




第一名是右前臂,不難想像,如果是右撇子,最靠近手術區。第三名也不難猜,就是胸口。第二名就比較有意思,不是口罩,而是護目鏡。換句話說,如果沒戴護目鏡,這些噴濺就是顏射在你臉上。

所以治療過程有噴濺,要準備什麼防護裝備?依實驗結果,除了一定要的手套口罩外,還要加上「防水隔離衣」,以及「護目鏡」。




其中大家最常省略的,就是護目鏡。在這邊提醒,體液噴濺入眼睛,視同針扎。如果你不想被噴在臉上,尤其是沒戴眼鏡的朋友。請注意,一定要戴護目鏡。

臨床上,就如同下圖,其實就等同開刀房防護穿戴。




環境防護


那診間呢?騎士你說不需隔離,那病毒隨體液噴得到處都是怎麼辦?診間內的固定硬體,如診療椅,桌面,電腦...等,又沒辦法像器械一樣送消,需要像上圖一樣包膜嗎?還是病患走後關診間徹底清潔?

首先,離開人體的病毒,沒你想像的厲害,只要使用70%酒精就可以殺死。但問題不是酒精可以殺死,是噴的到處都是,怎麼用酒精擦乾淨呢?

真的會噴得「到處都是」嗎?

再來看另一篇研究(這裡)。方法是用刑事鑑識使用,偵測血跡螢光劑(如下圖)來檢查噴濺。


圖片來源

類似上面那篇,但區域劃分不是身體,而是診間,分佈如下圖,左右兩邊就是桌子或櫃子。




一樣是進行拔智齒手術,實驗結果如下圖:




上色區域就是被螢光染劑偵測出血液噴濺區域,不像大家所想。「只有」四個區域,診療椅,以及器械盤和痰盂。其他固定硬體設備,噴濺完全零檢出。所以病患離開後,按照通用防護措施,以70%酒精擦拭診療椅,器械盤和痰盂即可。


通用防護真諦


謝謝騎士,以後HIV病患,我知道怎麼穿戴防護措施了。不,不是只有HIV病患要防護,通用防護的真諦就是「所有」病患都使用同樣規格的感染控制措施。因為你永遠無法完全得知你面前的病患有什麼樣的傳染病,甚至連病患自己不知道。

勿恃敵之不來,恃吾有以待之。這篇文章目的,一是說明HIV不需特別高規格防護,二是提醒大家,所有病患都要注意防護。牙科天天和口水血液奮戰,風險指數之高不在話下。唯有時時防護,才能避免事故。


2019年5月13日 星期一

隔離帶來隱瞞,接納,才有真正防護

作者:陳畊仲




「陳醫師,請問這病患...,需要安排到開刀房隔離手術嗎?」門診助理詢問
「不用啊,診間一般手術診療台就可以囉」我回答

「可是,這病患是....」助理欲言又止。
這是一位HIV 感染患者,我了解他的疑慮。仍然回答說:「沒錯,不需要到開刀房隔離」


最新觀念 化解疑慮


上篇文章提到,敝科兩年前邀請感染科醫師講授HIV 治療最新進展後,對於防護觀念與措施有大幅度的變動。

但時間一久,不只助理,有些新進醫師對於敝科HIV病患,不需特別「隔離」至獨立開刀房這觀念仍然滿頭黑人問號。處置過程也戰戰兢兢,全副武裝,包得密密麻麻。也因為如此,今年才又請感染科醫師再次授課,化解新進醫師疑慮。

到底要怎麼防護?作者取材不及,請容我再富鏗一周XDD


隔離導致隱瞞


好啦,是我想先談談,面對這些病患,逃避與隔離是好方法嗎?要大家願意開啟心防,用愛與包容接納這些病患,討論如何防護才有意義,是吧?

目前大家對愛滋病,還是停留在「絕症」的印象,因此對病患避之唯恐不及,如同古代的痲瘋病患。一般民眾不了解,有賴加強宣導。但如果連醫護都帶有恐懼心態,不營造友善醫療環境,甚至拒絕病患,會比較安全嗎?

印象中我看過一篇台灣的問卷調查,病患就醫,有主動告知的比例極低,但我卻找不到了。不過另外找到一篇中國研究,不主動告知比例高達49.7% (來源)

就是說,你以為只要拒絕,就真的不會接觸到嗎?

事實是,有一半的病患不會告訴你。那你有因為沒有包得密不透風而感染愛滋嗎?你希望病患誠實告知,讓你有準備?還是不知道比較沒壓力?但是如果病患告知,不要說拒絕,你可以保持平常心,當一般病患對待嗎?


隱瞞來自差別對待


而為什麼不說?因為會被當異類,甚至拒絕。

你有聽過樂生療養院嗎?多年前,那是用來隔絕「痲瘋」病患的軟禁場所。而在更久以前,對疾病了解更差的年代,有些國家,還把「痲瘋」病患隔離到孤島。而這些狀況,隨著醫療進步,已經不可能再有隔離,甚至監禁的狀況出現。

不是因為人權進步,而是醫療進步,未知與恐懼減少,讓民眾觀念慢慢改變。


接納帶來誠實


如果我們願意花點時間了解疾病,化解恐懼,營造友善的就醫環境。讓病患不會有被隔離到孤島的恐懼,病患才會願意誠實告知,才不會因隱瞞,讓醫護自己陷入更大的未知困境。

如果您願意接納,下周,真的不富鏗,來看看怎麼以「通用防護措施」來維持感控,保護自己。讓HIV病患和一般病患一樣,擁有同樣的就醫環境。


2019年5月6日 星期一

HIV好可怕?不!有一種病毒更可怕!

作者:陳畊仲(特別感謝成大醫院感染科醫師李佳雯提供資料)




身為醫療從業人員,尤其像我,牙醫師這種感染高風險科別。當你看病患的初診表格勾選「HIV」這一欄,會不會全身發麻,全副武裝,如臨大敵?


蛤?什麼病毒比HIV可怕?


確實,HIV,全名為人類免疫缺乏病毒,控制不好會進展成為可怕的愛滋病。但你知道,現今2019年,還有比這病毒傳染率更高的血行性感染病毒,偏偏台灣還很多感染者,但你看到卻常視而不見。

怎麼可能,真的有這種病毒?有,就是台灣盛行率超高的B肝和C肝病毒!
蛤?B肝和C肝怎麼會比HIV可怕?

因為醫護人員,最常見的感染原因就是針扎。而經由針扎,會感染這三種病毒的機率各是B 型肝炎2-40%,C 型肝炎0-1%,人類免疫不全病毒0.3-0.5%。(資料來源)


HIV會死?一輩子不能做愛?


你應該怕的是B肝,因為病患最多,經由針扎感染率最高。捫心自問,你處理B肝病患的防護規格,有比照HIV病患嗎?

等一下,比率是比較低沒錯,但問題是B肝有疫苗啊,而且HIV是絕症,會死耶!B肝又不會?而且就算不會死,從此我就變成有陰莖的太監,一輩子不能有性行為,那可是比死還難受啊啊啊~

也就是有種種疑慮,成大口腔顎面外科特別邀請成大感染科李佳雯醫師授課,希望知道,以上問題是謠言還是實證醫學?


專業釋疑


問:B肝有疫苗沒關係?
答:你有打疫苗,但你的病患都有嗎?感染控制不只保護自己,也要預防病患之間的交叉感染。如果不重視B肝感控,自己有打疫苗沒事,但你的病患可能會被感染。

問:感染HIV會比較早死?
答:HIV 感染,好好控制不一定會免疫力低下,進展到AIDS。所以HIV infection 不等同AIDS,目前治療,從感染起算,已可活超過55年壽命(資料來源)。換句話說,如果你20歲感染,你可以活到75歲,和平均壽命差不了多少。

問:就算不會死,從此怕感染別人,不能有性行為?
答:大規模研究已發現,病毒控制良好患者,不管是同性異性,也不論口交肛交或陰道。就算無套性行為,也「不會」傳染給健康的伴侶。 所以只要好好服藥控制,也可以持續維持性行為,不會傳染給你最愛的人。兩篇研究分別刊登高分期刊JAMA以及Lancet

但不是因為這樣就鼓勵無套性行為,與伴侶討論是否使用保險套,是一種尊重。
連傳染率最高的性行為,在藥物控制下也幾乎不會傳染,何況是感染率更低的針扎呢!

問:但我還是害怕被針扎,機率再低也是會被傳染啊?
答:1996年雞尾酒療法問世後,美國疾管局研究,近10年「沒有」臨床人員因針扎被感染。成大統計,就算被感染者針扎,藥物投與後也「沒有」被感染案例。反而C肝有兩個。


通用防護最重要


總之,對HIV特別防護,那梅毒呢?疥瘡呢?流感呢?這些傳染力更高,大家有在怕,有在防護嗎?所以應該「所有」病患都要以「通用防護」概念防護。只有時時採取「通用防護」措施,才能預防時刻存在環境中的傳染源。

何謂 「通用防護」?如果我有HIV病患,需要特別防護嗎?器械如何消毒?診間環境如何清潔?

截稿壓力在即,各位讀者,我們就下週再和大家討論這議題喔^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