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9年4月29日 星期一

投影片【聚,示,現】,聽眾聚視線

作者:陳畊仲




上一篇文章,我提到自已參加課程不喜歡遇到長型場地。因為這種場地通常會有多個螢幕,而講者雷射筆只能指示其中一個螢幕,學員會有盲區。但如果身為講師,要克服場地因素,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讓自己演講不需要雷射筆。

怎麼做呢?其實只是基本的投影片製作技巧,有上過簡報課程的朋友,應該都駕輕就熟。如果你上遍各大簡報課程,真的不用繼續看了。如果你是投影片製作新手,希望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。

分享給大家我最常用的三種方法:「聚焦」,「標示」,以及「依序呈現」,就是標題所述「聚,示, 現」。


聚焦


就是用色調深淺來強調你想說的重點,讓聽眾視線自然被引導到聚焦之處,以下以實例說明。假設本篇文章封面就是簡報首頁,開始演講,我要再次強調題目,就把焦點放在題目




接著我想自我介紹,就把焦點轉換至名字




以上是文字聚焦,題目講完,自我介紹之後,一開始,我想和聽眾互動。所以放映下圖,問大家一個簡單問題:「沒用過」簡報雷射筆的請舉手。(製作方法)




這就是另一種方式,圖像聚焦,其實並不困難,都是運用深淺變化將想說的重點強化出來。再舉另一個圖像聚焦實例如下:今天我要講的內容分為三部分




第一點是「聚焦」




第二點是「標示」




第三點是「依序呈現」




如果用文字來表示可以嗎?當然可以囉:










標示


上面是用色彩深淺不同,接下來的方法是應用各種符號,將想要說明的重點「標示」出來。

這個方法,我主要是應用在醫學簡報,需要結合圖像說明時。最常見的就是醫學影像,手術過程,以及病理切片。

如下圖,我想說明這張X光片主要發現。白色箭頭是四顆智齒,但是在右側黃色箭頭指示處多了一個放射線不透射病灶。




臨床所見就如同下圖箭頭所標示之處




以翻瓣手術將病灶移除,虛線表示翻瓣切線。




以前聽報告,最頭痛的就是病理照片,講者用雷射筆在投影片上射來射去,其實我一點都不知道他到底想告訴我哪裡是不正常細胞。因為對我來說,全部細胞看起來都不正常 XDD。

但如果自己講呢?希望聽眾像自己一樣,有聽沒有懂嗎?如果不希望,要如何呈現?關鍵就在,讓聽眾明確「看到」你想講的異常發現之處。




以符號標示,加上文字說明,對聽眾來說,一定比簡報筆射來射去清楚多了。


依序呈現


以上兩點完全做到,不一定能完全把聽眾視線引導至你希望他看的地方。以上圖病理照片為例,雖然已經標示清楚,但你如何控制聽眾要看黃色或藍色之處呢?如果你講黃色,他被藍色吸引過去怎麼辦?

最後一哩路,就是結合動畫,依照講解說明的順序,適時呈現投影片語口說相對應的「聚焦」,或「標示」之處。聽起來有點抽象,就直接以影片幫大家說明:




另一例,就是上面手術過程,先說明翻瓣切線,再講翻辦後直接將病灶移除:




一定要結合聚焦或標示嗎?不一定,看您的內容呈現而定。例如最開始說明內容架構,也可以直接依序呈現:




或者文字內容,依照口說節奏,依照順序分段出現:




最重要的就是,上述影片最後一句話:「講到哪」,讓聽眾「看到哪」。而這所有過程,你只需要操作簡報筆的"forward"按鍵,都不需要按雷射線。


只要【聚示現】,聽眾視線聚


投影片依照這些原則,就算多螢幕,聽眾也可以耳聽口說,眼觀聚焦標示。雖然還是可能因為盲區無法看清楚講者,不過總比連投影片都看不清楚好多了。


特別感謝


這些技巧,都不是我自己發現,要特別感謝新思惟初代醫學簡報課程。勳哥邱建勳,和校長蔡依橙醫師,引領我用簡單方法,製作出引導聽眾視線的投影片。


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

辦活動要注意千百樣細節,請不要忘記這一項

作者:陳畊仲




您是活動或課程舉辦單位嗎?您的工作偶而需要辦理課程或研討會嗎?或者是常常聚集三五好友或志同道合之士,辦個讀書會或討論會嗎?


不要找「太長」的場地


如果答案是肯定的,相信您對「找場地」應該很有經驗,因為這是每次辦活動一定要遇到的必要準備事項。我不是專家,今天也不是要和大家討論找場地有什麼眉角。而是以一個學員的立場,建議大家以後找場地請注意一件事:不要找「太長」的場地。(如下圖)




之前偶而參加課程或活動會遇到這種場地,但不知為何,最近遇到頻率突然變多(包括朋友分享上課照片)。難道是開課單位覺得這樣的場地不錯嗎?

我想,了解學員的想法對於經常在開課單位應該很重要,所以我講一下我為什麼不喜歡這種場地,給大家參考看看。


第一:會有盲區


不管是太寬或太長,都會有學員看不清楚螢幕的盲區。如果太寬,就是兩端。如果太長,就是後面。但設計場地者也會觀察到這問題,所以一般解決方法就是:在盲區多架幾個螢幕。

真是抱歉,對我來說,這無法解決問題,反而製造另外一個問題。


第二:螢幕太多


螢幕多大家都看得到,怎麼會是問題呢?首先,這樣大家只會看眼前螢幕,而忽略了講師的肢體與表情語言(在盲區想看也看不到),這樣,我何必辛苦到現場聽呢?現在科技發達,開個線上課還更方便。

再來,大部分講師還是會利用雷射筆標示正在講的地方。而雷射筆只能射一個螢幕,在盲區看其他螢幕的學員,無法依據雷射筆跟上講師現在進行到何處,只能一邊看主螢幕,一邊看眼前螢幕,一不小心就錯過了。

我實際遇過,講師為了讓大家跟上,還要多個螢幕射來射去,對雙方都困擾啊。


第三:出入不便


人有三急,有時難免需要出入,但太寬的場地,讓坐在中間的學員出入不便。雖然學員會盡量自制,上課過程盡量避免走動,但如果真遇到需要離開教室時機,例如上廁所,或是醫院緊急來電,難免還是要離開。不要說上課,下課休息或是中午用餐時間,對於坐中間的學員真的是非常不便。


身為講師怎麼辦?


以上是我對這種場地頗有微辭之處,如果大家覺得有道理,以後辦活動盡量避免這種場地吧。但是身為學員,真遇到也只能接受,頂多反應於課後問券。

但是,人生最e04的就是這個但是。如果你是講師,遇到這種場地,雷射筆只能射一個螢幕,怎麼辦?


老師不能接受命運的安排


楊田林老師說:「老師不能接受命運的安排」,總要想辦法解決。

如果可以事先瞭解場地,請開課單位換場地或設計座位安排也是不錯。但除非夠大牌,不然會因你要求換場地應該很難XD。再者,這種場地,有時候座位再怎麼排還是有盲區。不是釜底抽薪的根本解決方案。


到底怎麼辦?


比較簡單,就是準備羅技spotlight簡報筆,聚焦的效果直接呈現螢幕,多螢也看得到。但必須考量價格,如果您不常上台,就要考量一下。另外,使用上也有一些小缺點,有時間另外專文分享。

最後,我認為最徹底解決方案,就是製作出「不需雷射筆」的投影片。

可能嗎?我想有上過簡報製作課程的各位朋友都會XDD。就是用「聚焦」,以及「標示」。沒上過簡報課,或是想知道我怎麼應用這些基本技術的朋友,我們下週見囉^^


2019年4月15日 星期一

原來,這就是書上沒寫的核心技術 !【教學的技術演講心得】

作者:陳畊仲




講英文就是國際觀?


有位留學美日,當然講英日文像講中文一樣流利的學姐,在臉書發了一則動態:「在台灣報告,用英文講給台灣人聽,就是有國際觀嗎?」

對於在台灣用英文報告,我的態度是不支持也不反對。不支持是因為自忖英文能力無法指導學生應付報告。不反對是覺得訓練英文能力還算蠻重要的。

但最近看了「深度職場力」一書,觀念有些轉變,所以在學姐臉書留言認同她。


事先準備,適當回饋


沒想到原來是因為敝次專科學會開風氣之先,他們學會有人想跟進XD。看到我留言,她追問,關於我們學會進行多年的英文報告做法,我看法如何?

我回應最近看書後轉變的想法:『 要進步。除了踏進不熟悉領域嘗試,還要有適當的「指導回饋」。 沒有事先準備,以及事後指導回饋。同樣的事做再多次,進步也是有限 』

所以,沒有夠資格的師資指導演說準備,以及適當的事後回饋,英文不好的人講一百次也不一定會進步。

回到簡報這件事,只有英文需要事先準備嗎?每天說的母語,應該不用了吧?


母語不須事先準備?


有次受邀到某照護機構教導照服員口腔衛生照護,在台南。看到學員,也就是照服員,有點驚訝,因為年紀都和我差不多,甚至比我大。

也就是說,老人不是年輕人照顧,而是中年人。看到這群大哥大姊,一時興起,想拉近距離。於是問大家,用台語上課好不好,氣氛頓時熱烈起來,照服員紛紛鼓掌,顯然想聽聽看我是否真可以用台語上課。

會有這想法,當然是自恃平常台語對話流利,想必不用事先準備,直接轉換應該沒問題。

沒想到,能力還是趕不上自信,有些專業名詞,沒有事先準備,還真的講不出來。雖然而穿插中文,聽眾也不以為意,但是對我來說,卻覺得非常心虛。如果真要全台語上課,就算平常對話無礙,但沒有事先準備,還是會有不足之處。


自我回饋檢討


所以回去之後,事後檢討,把當時講不出來的名詞,重新查詢如何用台語描述。雖然不一定有下一梯的課程,但自我回饋,加以改進,是為了隨時可能出現的機會或挑戰。

靠杯,挑戰還真的出現。某次隨同科部年輕醫師至另一機構衛教,在沒有事先溝通狀況下,他們覺得我會講,我覺得他們會講XDD。所以我電腦就沒帶,他們也沒事先準備XDD。

好在其中一位醫師有帶電腦,有部份檔案。但身為教師,總不能把責任都丟給年學生,所以也要想辦法負擔一些工作。

好在口腔衛教我講很熟了,沒有投影片,靠道具以及實際操作,效果還說得過去。重要的是,現場也是中年人居多,既然沒有投影片,熟悉的語言更重要了。好在之前有檢討準備過,所以這次使用台語,雖不到流暢無礙,但也中規中矩,大哥大姊看起來蠻吃這一套的。


演講心得咧?


稍等一下,這篇標題不是「福哥教學的技術演講心得」嗎?怎麼都是你自我感覺良好,自己歌功頌德和某市長一樣?

事實上,我個性蠻懶散,以前的我,根本不可能為了所謂演講或衛教花時間認真準備,更不要說檢討了。到底是甚麼因素讓我對演講的態度像白海豚一樣轉彎?就是我人生第一堂專業簡報課的老師,王永福,福哥。(當然還有憲哥和周震宇老師啦XDD)


練到死輕鬆打


就是這人近中年還遭受震撼教育的「超級簡報力」,福哥一句「練到死,輕鬆打」不是請重作,才讓我知道原來真的有人準備簡報這麼認真。而且福哥不像某市長說一套做一套,有幫福哥辦過活動的人一定都知道,福哥上台前,不是背投影片,就是在改投影片。

欸,騎士你很煩耶,就直接說一下福哥演講到底講甚麼咩!有什麼超炫的教學技術?分享一下啦。


用心準備,認真面對


說實在話,演講沒甚麼新東西,所有的技術在這本和聖經一樣厚的書裡面都寫了。舉手,問答,分組,影片....等,只要你看過書,真的沒有更新的內容了。那這樣福哥不就浪費大家時間了嗎?

不,有一件最核心的技術,我是不知道書有沒有寫老實說我還沒看XDD。但就算有寫,你沒到現場,也很難體會,就是「用心準備,認真面對」。




我聽了兩場,台中場將親臨現場的暢銷書作者加入內容,台南場提前到場確認硬體設備..等,以及壓軸的影片,邀請示範分享的來賓。確實用行動示範,「用心準備,認真面對」,就是最重要的教學技術。




你可能很快就學會所有教學手法,但要「用心準備,認真面對」每堂課程,每個學生,才有機會教出福哥口中所謂「有靈魂的課程」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