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8年1月20日 星期六

口衛法這塊餅,公子您吞不吞?

作者:陳畊仲




近來衛福部強行推動口腔衛生師法,牙醫師群起反彈,法案被拉下協商。但全聯會仍不放棄,於北中南舉行三場說明會。筆者昨天(2018/01/18)參與台南場說明會,憑記憶整理說明重點,以及現場牙醫疑問,供無法參與牙醫朋友參考。


緣起


牙醫助理跟診行為,到底算不算醫療法規定之「醫療輔助行為」,一直是模糊不清灰色地帶。為了一勞永逸,避免類似爭議糾紛一再發生,於1999開始推動牙科助理專法,將牙科跟診行為與助理法制化。

而口腔衛生師法,2014年開始提議設立,此時牙醫全聯會立場堅決反對。雖然牙科助理專法法案名稱由1999年的牙科助理人員法至2015年更改為牙醫輔助人員法。但至此時,全聯會依然反對口腔衛生師法而推動牙醫輔助人員法。

所以普羅牙醫大眾認知,口腔衛生師與牙科助理是兩種截然不同職業,個別訂定法案管理。只要牙科助理合法化,反不反對口腔衛生師,每個牙醫都可以有自己想法。但大家認知,全聯會是反對的。

但2017年中,衛福部及全聯會改朝換代,政策突然大轉彎,全聯會不反對口腔衛生師法了,甚至包裹牙科輔助人員一併以口腔衛生師法管理。

把原本兩種不同,應該個別立法的職業類別合併,而且一反當初反對立場,快速排入立法議程,在牙醫界投下一顆震撼彈。

(資料來源:全聯會說明會書面講義)


有何問題?


把這兩種職業包裹在一起的問題在哪?

第一是人力缺口。現行全國牙科助理人數約六萬人,但已畢業口腔衛生師僅一千多人。雖然法案規劃落日條款,但現行助理必須累積課程訓練,以及通過特考,才可合法執業。

現行有多少助理願意上課參加考試?考試通過率多少?我們樂觀估計最後有九成願意上課並通過考試,還是有六千人的人力缺口。

第二是口衛系畢業生執業意願。先說這僅僅一千名口衛系畢業生,在法案遲遲無法通過,在無合法身份下,有幾成仍然從事口腔衛生相關工作?法案通過後,有幾成願意參加考試擔任牙科助理?

這群當初希望成為口腔衛生師的年輕人,畢業後真的希望從事牙科助理,這截然不同,學校根本沒教怎麼做的工作嗎?。

結果就是,助理人力不足,衝擊醫療品質以及看診時數,醫病雙輸。

以上都是現在牙醫師擔心立法後會發生的問題,大家都希望說明會被打臉,這些疑慮在全聯會努力下,迎刃而解。


說明會說啥?


而說明會經過冗長的政令宣導,筆者認為重點如下:

1.到底牙科助理可以從事什麼「輔助工作」?依全聯會黃天昭律師依判例及函釋,「準備器械」及「吸口水」是合法的。

2.為何同捆包裹牙科助理與口腔衛生師?因為全聯會擋了那麼久,擋不住口腔衛生師法了。退而求其次尋求法案內容對牙醫界有利,於是有了這不倫不類規定。

3.全聯會陳建志醫師說,現在法案所稱「口腔衛生師」,不是國外的oral hygienist,其實法案規定工作內容,比較偏向牙科助理。


疑問叢生 回答跳針


而筆者以及現場聽眾疑問:

1. 既然工作內容是牙科助理,為何不維持原有牙醫輔助人員法?而要包裹口腔衛生師法?現場無人答得出這問題,只能持續跳針口衛法勢不可擋。

2. 所以強者我同學王俊凱,提出疑問。論人數,論組織,論財力,牙醫界會輸給僅有一千名畢業生的口衛界嗎?為什麼在一面倒優勢之下,法案會擋不住?一樣答不出,持續跳針全聯會很努力擋了,但就是擋不住。

3. 所以筆者順著這問題思考,既然優勢一面倒,為何擋不住?顯然敵人就在本能寺,有同行希望口衛法通過。

4. 到底本能寺有誰?從「準備器械」及「吸口水」是合法的這件事來思考,這樣對大部分牙醫師就足夠了。但是哪些牙醫師需要助理從事「準備器械」及「吸口水」以外,例如印模拍片修假牙等工作?是不是就是這些同仁呢?

5. 全聯會已經是代表全國牙醫師最大的團體,全聯會都擋不住的阻力從何而來?顯然是來自政府強行施政的壓力。到底政府為何要這麼做?是團體決策或是個人意見?當天我沒想到,也沒人問。但我想答案呼之欲出。


我們可以做什麼?


雖然政府心意已決,或許再多的努力仍是困獸之鬥。但目前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力表達所有反對意見。讓政府知道雖然它一意孤行,但我們還是會反抗的。不然將來只會軟土深掘,一直被看衰小。

1/25在台北還有一場說明會,有空的朋友請盡量參與。

另外昨天強者我老師陳立民醫師也有提案公會進行通訊投票,彙整意見上陳。但現場沒有任何公會幹部敢給承諾。

其他地區公會我無權置喙,身為臺南市牙醫師公會每年繳錢會員,還有最後一個辦法。如果你也同意進行通訊投票彙整意見。請於公會上班時間打電話(06-3122908)直教表達意見,陳請公會進行通訊投票。

這件爭議,你可以選擇吞下去,如果你不想吞,想辦法表達意見吧。

延伸閱讀:醫牙醫前台南區校友會長看法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有一個夢---牙助是好夥伴,不該離也不該棄(鄧政雄醫師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夢醒時分「5年vs10年」別做夢 不能做的還是不能做(鄧政雄醫師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鄧政雄醫師 看法一 看法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