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6年12月13日 星期二

包容尊重 消弭歧視 沒有人應該不一樣-20161210說出生命力參加心得

作者:陳畊仲




能接受身心障礙嗎?


昨天(2016-12-12),期盼已久,仙女老師余懷瑾在2016TEDxTaipei年會影片上線了。演講中,他問了大家兩個問題:

「願意孩子和身心障礙同班的舉手」
「能接受自己孩子是身心障礙者請舉手」

第一個問題,大部分聽眾毫不猶豫舉手。第二個問題,我想每個人,包括我自己,都希望自己有個健康小孩。


身障母親 痛苦度日


很不幸,仙女老師自己就是身障者母親,小孩在成長過程,面臨學校拒收,同儕霸凌,身為一位優秀老師,仙女老師開始懷疑自己能力,為什麼沒辦法讓自己小孩遠離歧視與霸凌?身為一個母親,更是在痛苦與自責中度日。


感人活動


故事再往前倒轉,回到2016-12-10,我參加了一場感人肺腑活動:「說出生命力講演比賽」。這是一場劉大潭希望工程關懷協會主辦,搭建給身心障礙者舞台,經過一天培訓過後,勇於上台分享自身生命故事。

這些身障者,有的是先天,但大部分是後天造成。有視障,聽障,肢體障礙以及精神障礙。上台述說著,這些問題對他們造成多大的挫折與影響,如何克服,總算慢慢走出陰影,找到屬於自己的路。


如何永續?


坐在台下聽,感動歸感動,但是心裡卻想著,除了捐款,我還可以做什麼幫助這些人?常常有人說要「用行動支持」,今天這活動,就是群來自各行各業菁英,不計報酬,全程自費包辦從行政到培訓所有大小事。但過了今天,要怎麼辦?


工作團隊全員自費,義務幫助


故事一個接著一個,慢慢的,我發現,這些身障者在社會上會如此辛苦,除了本身障礙之外,來自身邊不友善對待,或許也佔一部份。有可能是親戚,有可能是朋友,或是求職過程。套句仙女老師金句:「這就是霸凌」,也是歧視。


障礙難癒 歧視可免


障礙已無可挽回,但歧視完全可以避免。身體障礙已經很難跨越,如果再加上社會各種不平等歧視對待造成的心理障礙,我實在大大佩服勇敢跨越,站在講台上的這些講者。




要如何化解歧視?仙女老師在影片中,告訴我們,當他知道自己班上會有一位身心障礙學生,一開始也是充滿懷疑,擔心自己沒辦法勝任。但她是老師,如果連她都放棄,還有誰可以幫助這位學生。

於是她決定以身作則,放開心胸接納,完全把他當成班上一份子,只是一位動作比較慢的學生。所有動作,這位學生完成才繼續。




「老師帶頭做,學生看著看著就會慢慢做」,接下來,不只老師,班上同學也慢慢把這位身障者「真正」當成同學,願意平等對待。相信這些學生,將來出社會,也會用一樣的眼光與行為來對待每一位身障者,因為在學校,他們已經上了最棒的一堂生命教育。


破除心魔 開放接納


所以要怎麼幫助這些障礙者,請先破除自己心魔,慢慢開放接納這些和我們「不一樣卻很一致」的朋友們。把他們當正常人,不再因為他們的「不一樣」,而隔離,拒絕他們。

老師做給學生看,父母做給小孩看,用自己行為,影響身邊每一個人。讓我們社會可以多元包容尊重,不再歧視所有和「正常人」不一樣的族群。如同金剛芭比林欣蓓所說,他們需要的,不是同情,而是同理


明天意外 哪個先到?


再套句強者我朋友,同為TEDXTaipei講者蔡宗翰說過:「明天與意外,不知哪一個先來」。今天我們好手好腳,誰知道下一秒,我們或是我們的小孩會和他們一樣,變成障礙者?如果我們擔心自己,或是自己的小孩,有一天會成為被歧視的對象,我們可以盡全力預防,但是,誰知道是否天從人願。

如果障礙是否發生不可掌握,應該從自己做起,進而影響別人。我們現在所做每一件事,都在建構我們希望的未來,與其擔心意外是否發生,不如盡力讓我們的未來,更加多元包容尊重,讓所有「不一樣」族群,都可以平等在社會中生活。

這樣,會不會比擔心不知何時會發生的意外,更實際一點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