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

這次不打嘴炮 重新找到軌道《20160515新思惟首次年會講者心得》

作者 : 陳畊仲




你來郊遊?


年會一早,剛到會場,簽完收據,與無緣講師費道別。測試完檔案,接下來,我開始了一件大家看起來,不是這時候講者會做的事:「找其他講者簽名XD」。

看著我跑上跑下,左右張望尋找陸續出現講者,這時孫一峰醫師妙語神回:「陳醫師你是來郊遊的吧」。一句話完全說中我當天心情,我要好好享受這一場歡樂的年會。

等等,可是我是講者耶,難道我不緊張,因為老婆在身邊?說不緊張太矯情,但不是無法克制,而是自然腎上腺素分泌使然。就像開大刀,就算再純熟,下刀前還是難免緊張一樣。

再等等,「跨界」論壇時,你不是緊張的吃不下飯睡不著覺?才不過一年,發生了什麼事?


先說結論上面都這麼多字了還先說


出發點不同,心態就不同


這次我一再告訴自己:「我是要分享,不是要爭搶」明明是只有你是第二次上台


投稿,要?不要?


去年年會開始徵稿,要不要投,實在是考慮了非常久絕對不是刻意採死線。一開始的聲音是:「你上台經驗豐富,把舞台讓出來」。但後來一轉念,這樣想,不就又掉入名氣泥沼?把自己想得比別人棒,比別人優秀?還是潛意識裡是擔心投稿沒上會「丟臉」,有損威名?

於是我把自己歸零,回到初衷,問自己:「為什麼想投稿?」,「想講什麼?」。這兩個問題看似簡單,卻是我對自己內心挑戰。


為什麼想投稿?


是真有「想和大家分享的事」,還是依然停留在「上台好神氣」,「我很會講,所以應該要上台」。如果沒有真的「想分享」,再次陷入「想神氣」。我想,去年遺憾,一定會再重新發生。這樣,還是快樂當聽眾吧。

正準備放棄,過幾天,腦袋卻被不斷浮現想法佔據。這些想法應該就是,確實想和大家分享的事吧。


想講什麼?


上個問題突破之後,這題相對簡單,就把浮現腦中想法,符合年會投稿主題者,整理寄出。


歸零,從新出發


如果還把自己當成「上過TEDx講者」,投稿後什麼都不做,以為人家一定會選,或許大家就看不到我了。把自己歸零,當成重新出發素人新人,用心撰寫自我推薦landing page比寫投稿摘要還認真。盡自己所能,提昇任何可能入選上台機會。


機會再次出現


謝謝校長給予機會,我,即將再次站上新思惟講台。面對我曾經遺憾之處,有辦法真正突破,成長為全新的我嗎?要怎麼做,才能拋開過往,向前邁進?


再次求教


TEDx之前,我沒有背景,沒有包袱,只是一位初出茅廬的演講素人(非醫學)。那時心態單純,虛心求教,可以問的盡量問,願意聽的儘量講。吸收別人回饋建議來加強修正內容,於是有了感動人心成績。

但是,斌董說人生最機車的就是這個但是。擁有名氣之後,一是覺得自己夠強了,不需太多建議。二是拉不下臉,聽到負面回饋。開始悶著頭自己幹,求教詢問頻率越來越少。

感謝陳苡揚楊為傑醫師,積極連絡嘉南幾位講者,詢問會前大家一起演練意願。順著這次機會,再次讓自己回到當時,一起討論,一起建議,一起往目標邁進。

不只如此,因故事為主要內容架構,所以也厚著臉皮,請教兩位說故事高手,洪震宇老師與火星爺爺。兩位精準與深入建議,讓我勇敢面對內心缺憾,真誠反省,不再躲避隱藏。

這一次,我不再背負名氣,是伴隨大家祝福建議。用享受當下心態參與,不再滿面慘綠。

不再愧對聽眾與校長。但,還是留下遺憾…….

怎麼又超時了啊啊啊啊啊啊



再次超時


對於上次超時耿耿於懷,這次拼老命練習,都在9分鐘以內結束。本來,第二次太極出現之前,我想很帥氣的指著計時器說:「現在還有一分鐘,今天,我終於可以彌補上次超時,草草結束內容」。

造化總是弄人,成功之路總是佈滿荊棘啊XD。我想,這是上帝給我機會,明年還有藉口要彌補再次投稿啊XDDD。阮國彰你給我記住


迷惘問題 找到解答


「跨界」講者問答時,聽眾提問:「跨界學習,提升自己之後,你的目標何在?」當時,我答不出來,老實回應我還不知道。同演講內容所說,當時確實迷失,不知方向軌道何在。

從身邊朋友得到回饋,雖然只有少數,沒有80萬,但卻無比扎實。如果再次問我,這次,我的答案是「分享所學,幫助身邊家人,朋友,同事。如果這些人,可以因我幫助,有所提升,就心滿意足了」


重新找到軌道


人生最難是下坡


校長說:「人生最難是下坡」。新思惟之友,臥虎藏龍,登上高峰不是問題。但是,總有一天要下坡,希望我留在路上刻痕,有一天可以幫助大家順利下山。


人生最難是下坡


#這不是口外騎士,太正常了
#就跟你說這次不打嘴炮
#上次也說我要當好人了
#其實是沒哏了


2016年5月8日 星期日

十二故事原型,看什麼都有型《20160326符敦國台南講座主辦心得》

作者 : 陳畊仲




先說結論


身為台南講座主辦人及當然聽眾,推薦大家參與。如果你相信我,不想看文章,就直接報名吧!還有學生免費名額喔!名額有限,欲購從速!!

台北場,7/28(四) 報名購票由此去

優惠代碼:KENCHUNG



活動緣起


會認識符敦國,因為同為楊田林老師學生,透過百年樹百人社群活動見過幾次面,算不上熟悉。經由臉書,得知敦國有一堂課,講所謂「十二故事原型」。

自己對「說故事」有興趣(當時還不知道原來不是說故事課程),加上台南一群熱愛學習朋友自發組成公益策展團隊「南霸玩」,邀請有興趣講師南下。某次敦國臉書推廣課程時,便詢問敦國可否南下,夠義氣,想都沒想就答應。


又期待又擔心


答應邀約後,其實心理擔心比期待多。第一,什麼是十二故事原型,聽眾會有興趣嘛?怎麼去行銷?第二,也最擔心,是自己也沒上過「任何一堂」敦國的課。如果上不好怎麼辦?雖然課程評價不錯,但隱隱約約還是會擔心。

一樣樹百人出身,我選擇相信田林老師的學生。 


十二原型 複雜難懂


活動將近,想說身為主辦人又負責開場,總要了解一下主題,上網查一下,看一堆網站還是一知半解。自敦國臉書得知課程發想原點是下圖那本,趁訪友之際翻閱藏書。媽呀,密密麻麻都是字,看了反而更不懂XDD。 




雖然暖場活動與開場介紹在敦國幫忙之下順利規劃完成,但焦慮感一直無法擺脫。自己研究結果,這主題真的很難懂啊,敦國會怎麼講?才能達到田林老師的要求:「有效有趣有創意」,光有效就很難了啊。

這樣說很對不起敦國,但當真怕砸了「南霸玩」招牌,畢竟這是大家辛苦經營出來成果。

擔心也沒用,就「堅持相信」吧。


不說道理 讓實例說話


隨著課程進行,敦國巧妙課程設計像空氣清淨機,把我心中紫爆pm2.5完全淨化。不講道理,沒有解釋,上半場利用大量實例,實際演練,不知不覺竟然完全搞懂何謂十二原型,以及行銷原理。

下半場自我檢視,可以印證全場學員已經完全了解。神奇的是,敦國卻幾乎一字未提,任一原型文字定義。經過不到三小時,就把書上複雜難懂,自己念不知要花多少時間的主題完全搞懂,還順便附送行銷與創意發想秘訣。


聽眾反應 最佳見證


自己說不免自吹自擂,就讓聽眾來說話。首先,現場敦國著作銷售一空。


銷售一空


再來,課後多位聽眾馬上推薦(這裡這裡這裡。其實還有更多),原本仍有空位的台中與台北場,迅速滿座。參與學員,依然好評不斷。桃園新竹高雄也陸續有主辦單位接洽敲定。 



有效有趣有創意


非常感謝敦國「老實備課,老實教學」,確實達到「有效有趣有創意」,讓我們有一個美好週六下午,在歡笑中快樂學習。也為自己的擔心感到愧疚,實在是「不可質疑你的敦國」啊! 






趕快報名!!


還沒來聽的朋友放心,敦國發下豪語,要全台灣走透透,目前已完成台南台中台北,進軍高雄桃園新竹。現在,我放心大聲推薦,這堂課,讓你認識自己,學會行銷,了解創意。不只一兼二顧,絕對值回票價與時間。


台北場,7/28(四),名額有限,報名由此去

優惠代碼:KENCHUNG






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

醫界改變,需要你們支持﹣《20160428 改變的勇氣 台南場 另類心得》

作者:陳畊仲




20160428,謝文憲憲哥與王永福福哥哥環台公益演講到台南,課後學員心得好評不斷。但是當晚,讓我思索再三的,卻是特別來賓,知名音樂人何厚華的就醫故事。


溝通沒有溫度 病患感覺冷酷


何老師因為鼻咽癌電療後遺症,血管較僵硬,不幸又罹患小中風,需置放血管支架。預定全身麻醉,沒想到麻醉前評估手術風險不小,何老師緊張非常。

術前主治醫師探視,問說:「是不是會緊張?因為血壓偏高」。老師回覆:「當然會緊張」,接著醫生又說:「血壓高手術會死人的」。本來已經很緊張,這樣一講更慘,讓何老師覺得醫師都這麼老實冷酷嘛,不溫暖一點安慰病患。後來可能因風險高,只有半麻,但沒有事先告知,進手術房才知道。

故事還沒結束,手術後在加護病房,第二天主治醫師探視,問說好不好,老師回答還可以。沒想到醫師回應:「不要高興得太早,才第二天而已」,讓何老師恢復後,決定找另一位醫師。

何老師希望以自身故事,鼓勵在場多數醫護可以用心和病患溝通。


誠懇故事 反省思考


何老師誠懇故事,讓我從病患角度看到不同視野,感覺很複雜。當下會不舒服,因為有被誤會感覺。但這是真實病患感受,醫師必須學習去接受與反省。

為什麼很多醫師不嘗試安撫病患而直來直往?不願對病患打開心房?用「心」來與病患溝通?

除了感情面,醫師依法必需善盡告知義務,告知所有病情相關事實,就算是殘酷事實亦同。有多少醫療糾紛,因無說明而敗訴。

我也以我兩個故事,來回應何老師的感受。


第一次急救 震撼教育


第一年進入專科訓練,第一次過年值班。一位臉部腫脹蜂窩組織炎病患至急診。打上抗生素,安排相關檢查,以確認後續處理。原本意識清楚,沒想到突然病情急遽變化,昏迷休克,急診醫師馬上進行心肺復甦急救。

當時是菜鳥,只能聽從指揮進行基本壓胸。急救三十分後,幾乎確認無法戰勝死神。主治醫師搖了搖頭,讓護理人員告知家屬進急救室見最後一面。門口打開,衝進兩位看起來才幼稚園小孩。跪在地上,握著病患手大哭,喊著:「爸爸,不要這麼早離開我們」。

那時還傻傻跪在床邊壓胸的菜鳥,一時之間,分不清楚是現實還是戲劇,分不清臉上液體是淚水還是汗水。

這是第一次參與急救,第一次生命震憾教育,親身體驗生命從眼前消逝。不只是我,幾乎每一位臨床醫師都有第一次急救令人鼻酸故事。

病患心跳沒有恢復跳動,我的心房也從此慢慢封閉。這只是第一次,繼續走下去,如果不讓自己冷酷,真的「視病猶親」,面對必定遭遇生老病死,情感必定無法負荷。


最佳計畫 治療疾病


但是,我是醫者,縱使不帶太多感情,盡力幫助病患擺脫疾病糾纏仍是使命。所以,總是希望病患接受我們認為最好治療計劃。

所以,就發生了第二個故事。


為病患好 不忍詳細告知


一樣是菜鳥,只是角色成為主治醫師,菜鳥主治醫師,開始有自己病患。

70歲阿公,口腔癌開過刀。術後追蹤一陣,不幸頸部淋巴結轉移。病患年紀大,淋巴結又靠近頸動脈,有大量出血風險。如果老實告知風險,阿公害怕,可能拒絕手術,癌症將無法控制。可是不說明清楚,併發症一旦發生,我必需負「無善盡說明」的責任。

像大部份家長,「為了小孩好」,往往騙小孩說「打針像蚊子叮一樣」,「不會痛啦」。為什麼不老實說?因為擔心小孩因害怕疼痛而哭鬧或逃避。

考慮過後,像騙小孩打針一樣,覺得手術是最好方法。「為了他好」,決定以鼓勵方式,安慰阿公及家屬說手術不會有問題。

手術將近八小時,休息不到幾小時後,最不希望結果出現。頸部內出血,壓迫呼吸,緊急手術,性命是保住了,但腦部缺氧太久,成了植物人。不了解手術風險家屬,當然不諒解,最受質疑之處,就是「我們可以理解手術有風險,但為什麼不早說?」

出於好意希望病患及家屬不要擔心受怕,卻因此飽受壓力,讓我迷惘了。


難以承受之重


所以,我也希望用「心」對待病患,視病患為家人朋友。但是付出感情,卻難以承受生老病死。

也希望不要將「殘酷」手術風險「誠實」告知病患,讓病患擔心受怕。但是善意隱瞞,安慰鼓勵,卻因此觸犯法律「未善盡告知意務」。

所以選擇最安全方式,封閉情感,誠實告知。縱使病患感受冷漠,緊張受怕。

同樣環境,很多醫師,選擇同樣方式。於是,何老師故事,越來越常上演。


改變不只需要勇氣,還需要時間


我知道這樣不好,所以我花了「非常久」,努力思考學習。才慢慢找到平衡點,慢慢改善醫病關係。

如果可以,相信每位醫師都願意花時間學習改變。願意花時間與病患好好溝通。

現實卻是,醫療工作負擔,已大大超出醫師負荷。表定上午門診要看到下午,開刀查房看病人,單周工時七八十小時稀鬆平常,破百也不意外。

還要應付大量紙上功夫,怎麼做都會被挑毛病,「各式各樣」評鑑。

一位司機,連續開車超過十小時,如何提供令顧客滿意服務?一位工作超時醫師,就算有心,也不一定有力提供病患有溫度溝通。

更何況是面對冷冰冰法律:「需善盡告知義務」

何老師遭遇,不是人造成,而是制度造成。


本張照片有六位醫師,醫界正嘗試改變



不只需要時間,更需要理解支持


醫界有改變的勇氣嗎?答案是肯定的!

越來越多醫師開始改變。但是改變需要時間,改變需要民眾支持。大家要了解,你們抱怨對抗的,不是醫師,而是不合理制度。

醫師與民眾,是朋友不是敵人。請理解支持,給我們改變的勇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