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

辦活動要注意千百樣細節,請不要忘記這一項

作者:陳畊仲




您是活動或課程舉辦單位嗎?您的工作偶而需要辦理課程或研討會嗎?或者是常常聚集三五好友或志同道合之士,辦個讀書會或討論會嗎?


不要找「太長」的場地


如果答案是肯定的,相信您對「找場地」應該很有經驗,因為這是每次辦活動一定要遇到的必要準備事項。我不是專家,今天也不是要和大家討論找場地有什麼眉角。而是以一個學員的立場,建議大家以後找場地請注意一件事:不要找「太長」的場地。(如下圖)




之前偶而參加課程或活動會遇到這種場地,但不知為何,最近遇到頻率突然變多(包括朋友分享上課照片)。難道是開課單位覺得這樣的場地不錯嗎?

我想,了解學員的想法對於經常在開課單位應該很重要,所以我講一下我為什麼不喜歡這種場地,給大家參考看看。


第一:會有盲區


不管是太寬或太長,都會有學員看不清楚螢幕的盲區。如果太寬,就是兩端。如果太長,就是後面。但設計場地者也會觀察到這問題,所以一般解決方法就是:在盲區多架幾個螢幕。

真是抱歉,對我來說,這無法解決問題,反而製造另外一個問題。


第二:螢幕太多


螢幕多大家都看得到,怎麼會是問題呢?首先,這樣大家只會看眼前螢幕,而忽略了講師的肢體與表情語言(在盲區想看也看不到),這樣,我何必辛苦到現場聽呢?現在科技發達,開個線上課還更方便。

再來,大部分講師還是會利用雷射筆標示正在講的地方。而雷射筆只能射一個螢幕,在盲區看其他螢幕的學員,無法依據雷射筆跟上講師現在進行到何處,只能一邊看主螢幕,一邊看眼前螢幕,一不小心就錯過了。

我實際遇過,講師為了讓大家跟上,還要多個螢幕射來射去,對雙方都困擾啊。


第三:出入不便


人有三急,有時難免需要出入,但太寬的場地,讓坐在中間的學員出入不便。雖然學員會盡量自制,上課過程盡量避免走動,但如果真遇到需要離開教室時機,例如上廁所,或是醫院緊急來電,難免還是要離開。不要說上課,下課休息或是中午用餐時間,對於坐中間的學員真的是非常不便。


身為講師怎麼辦?


以上是我對這種場地頗有微辭之處,如果大家覺得有道理,以後辦活動盡量避免這種場地吧。但是身為學員,真遇到也只能接受,頂多反應於課後問券。

但是,人生最e04的就是這個但是。如果你是講師,遇到這種場地,雷射筆只能射一個螢幕,怎麼辦?


老師不能接受命運的安排


楊田林老師說:「老師不能接受命運的安排」,總要想辦法解決。

如果可以事先瞭解場地,請開課單位換場地或設計座位安排也是不錯。但除非夠大牌,不然會因你要求換場地應該很難XD。再者,這種場地,有時候座位再怎麼排還是有盲區。不是釜底抽薪的根本解決方案。


到底怎麼辦?


比較簡單,就是準備羅技spotlight簡報筆,聚焦的效果直接呈現螢幕,多螢也看得到。但必須考量價格,如果您不常上台,就要考量一下。另外,使用上也有一些小缺點,有時間另外專文分享。

最後,我認為最徹底解決方案,就是製作出「不需雷射筆」的投影片。

可能嗎?我想有上過簡報製作課程的各位朋友都會XDD。就是用「聚焦」,以及「標示」。沒上過簡報課,或是想知道我怎麼應用這些基本技術的朋友,我們下週見囉^^


2019年4月15日 星期一

原來,這就是書上沒寫的核心技術 !【教學的技術演講心得】

作者:陳畊仲




講英文就是國際觀?


有位留學美日,當然講英日文像講中文一樣流利的學姐,在臉書發了一則動態:「在台灣報告,用英文講給台灣人聽,就是有國際觀嗎?」

對於在台灣用英文報告,我的態度是不支持也不反對。不支持是因為自忖英文能力無法指導學生應付報告。不反對是覺得訓練英文能力還算蠻重要的。

但最近看了「深度職場力」一書,觀念有些轉變,所以在學姐臉書留言認同她。


事先準備,適當回饋


沒想到原來是因為敝次專科學會開風氣之先,他們學會有人想跟進XD。看到我留言,她追問,關於我們學會進行多年的英文報告做法,我看法如何?

我回應最近看書後轉變的想法:『 要進步。除了踏進不熟悉領域嘗試,還要有適當的「指導回饋」。 沒有事先準備,以及事後指導回饋。同樣的事做再多次,進步也是有限 』

所以,沒有夠資格的師資指導演說準備,以及適當的事後回饋,英文不好的人講一百次也不一定會進步。

回到簡報這件事,只有英文需要事先準備嗎?每天說的母語,應該不用了吧?


母語不須事先準備?


有次受邀到某照護機構教導照服員口腔衛生照護,在台南。看到學員,也就是照服員,有點驚訝,因為年紀都和我差不多,甚至比我大。

也就是說,老人不是年輕人照顧,而是中年人。看到這群大哥大姊,一時興起,想拉近距離。於是問大家,用台語上課好不好,氣氛頓時熱烈起來,照服員紛紛鼓掌,顯然想聽聽看我是否真可以用台語上課。

會有這想法,當然是自恃平常台語對話流利,想必不用事先準備,直接轉換應該沒問題。

沒想到,能力還是趕不上自信,有些專業名詞,沒有事先準備,還真的講不出來。雖然而穿插中文,聽眾也不以為意,但是對我來說,卻覺得非常心虛。如果真要全台語上課,就算平常對話無礙,但沒有事先準備,還是會有不足之處。


自我回饋檢討


所以回去之後,事後檢討,把當時講不出來的名詞,重新查詢如何用台語描述。雖然不一定有下一梯的課程,但自我回饋,加以改進,是為了隨時可能出現的機會或挑戰。

靠杯,挑戰還真的出現。某次隨同科部年輕醫師至另一機構衛教,在沒有事先溝通狀況下,他們覺得我會講,我覺得他們會講XDD。所以我電腦就沒帶,他們也沒事先準備XDD。

好在其中一位醫師有帶電腦,有部份檔案。但身為教師,總不能把責任都丟給年學生,所以也要想辦法負擔一些工作。

好在口腔衛教我講很熟了,沒有投影片,靠道具以及實際操作,效果還說得過去。重要的是,現場也是中年人居多,既然沒有投影片,熟悉的語言更重要了。好在之前有檢討準備過,所以這次使用台語,雖不到流暢無礙,但也中規中矩,大哥大姊看起來蠻吃這一套的。


演講心得咧?


稍等一下,這篇標題不是「福哥教學的技術演講心得」嗎?怎麼都是你自我感覺良好,自己歌功頌德和某市長一樣?

事實上,我個性蠻懶散,以前的我,根本不可能為了所謂演講或衛教花時間認真準備,更不要說檢討了。到底是甚麼因素讓我對演講的態度像白海豚一樣轉彎?就是我人生第一堂專業簡報課的老師,王永福,福哥。(當然還有憲哥和周震宇老師啦XDD)


練到死輕鬆打


就是這人近中年還遭受震撼教育的「超級簡報力」,福哥一句「練到死,輕鬆打」不是請重作,才讓我知道原來真的有人準備簡報這麼認真。而且福哥不像某市長說一套做一套,有幫福哥辦過活動的人一定都知道,福哥上台前,不是背投影片,就是在改投影片。

欸,騎士你很煩耶,就直接說一下福哥演講到底講甚麼咩!有什麼超炫的教學技術?分享一下啦。


用心準備,認真面對


說實在話,演講沒甚麼新東西,所有的技術在這本和聖經一樣厚的書裡面都寫了。舉手,問答,分組,影片....等,只要你看過書,真的沒有更新的內容了。那這樣福哥不就浪費大家時間了嗎?

不,有一件最核心的技術,我是不知道書有沒有寫老實說我還沒看XDD。但就算有寫,你沒到現場,也很難體會,就是「用心準備,認真面對」。




我聽了兩場,台中場將親臨現場的暢銷書作者加入內容,台南場提前到場確認硬體設備..等,以及壓軸的影片,邀請示範分享的來賓。確實用行動示範,「用心準備,認真面對」,就是最重要的教學技術。




你可能很快就學會所有教學手法,但要「用心準備,認真面對」每堂課程,每個學生,才有機會教出福哥口中所謂「有靈魂的課程」啊。


2019年2月9日 星期六

給孩子釣竿,他們會用想不到的方法釣上魚!新思惟素養教育工作坊心得

作者:陳畊仲




素養教育是尛?


你家有學齡兒童嗎?你聽過新課綱嗎?你知道甚麼是素養教育嗎?有沒有完全不知道怎麼幫家裡小朋友面對所謂「108新課綱」的茫然無助感?

去年忘記是哪一天了,收到小孩從學校帶回來的一張傳單,內容是108新課綱即將上路,詢問家長是否參加說明會。面對這從未知的改變,以及小孩即將面臨升學,於是便安排時間專程到台中參加。

聽了半天,是真的「半天」的說明會,只知道未來學校教育將朝素養教育方向努力。但說實在的,甚麼是素養教育,學校會怎麼教,父母怎麼幫小孩準備。聽完所謂「說明會」,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。


佛系教養正夯


去年榮幸受邀擔任新思惟論壇「當代家長的煩惱」講者,可以參加並聽到眾多對教育熱心且有獨到見解的家長分享獨門絕活。

很多講者的共通點,都是家長會各種方式引導並協助小孩學習。這對於佛系教養的我來說,實在是非常汗顏。也開始告訴自己,是不是也應該想一想,除了心理支持之外,多一點給小孩實質上的幫助。

一直以來,我的想法都是,人的成就在「精卵結合那一瞬間」,就決定99%。後天的努力,有多少幫助我一直不是很相信XD。

所以如上所述,我對學科成績一向就是採用佛系管理方式,成績好壞我並不是很在意,只要我覺得他智商是OK的,總有一天他開竅想努力的時候,一定可以迎頭趕上。


校長一席話 突破盲腸


但在論壇之後,我的想法有了改變,尤其是蔡依橙校長所說「小孩有超過2/3的時間不在學校,最重要的老師還是家長」。就像在路上撿到的槍,一發直接命中我的盲點。我開始覺得真的應該負起一個當爸爸的責任XD。

但論壇結束之後,只記得不要害怕排斥數位工具,剛好平價教育版ipad上市,馬上下單入手(應該是爸爸想要XDD)

但論壇讚嘆歸讚嘆,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狀況之下,還是不知道怎麼從0到1,幫助小孩在生活中學習。出國還是只吃喝玩樂 結果ipad還是只用在打電動聽音樂。

所以當新思惟推出全新「素養教育工作坊」,不加思索,馬上決定報名。而且還有藉口上完課再來規劃教案

校長40分鐘 勝聽半天說明會


課程一開始,當然要說明究竟新課綱中所謂的「素養教育」到底是什麼?聽完校長40分鐘的課程分析,我馬上在臉書讚嘆:「聽完校長40分鐘的課程,勝過半天的說明會啊」。好的簡報教學方法果然很重要啊XDD 新思惟簡報工作坊熱烈報名中


說簡單很簡單


一天的課程下來,對於家長要怎麼幫助小孩適應新課綱素養教育。說簡單很簡單,我們大人應該很習慣現代藉由網路「大量蒐集資訊」以及「整理歸納」結果。例如寫論文,又或者是規劃旅遊行程,都是藉由網路輸入以及大腦整理輸出的結果。

我們只要多做一件事,把輸出從我們自己可以理解,轉換為小孩可以吸收學習的方式。可以用工作坊教的以及校長部落格方想的學習單方式,玩遊戲,講故事….等,你熟悉而且小孩可以接受的方式。


說難也很難


因為網路資訊碎片化,要入門不難。但要深入了解到兼顧深度與廣度,全盤了解透徹,進而舉一反三,引導思考,卻還是要藉由書本閱讀來補足。看看校長閱讀的強度與深度,就知道成為一個稱職的家庭教師,真的非常不容易。


現在開始 絕對值得


雖然不簡單,但身為家長的你,「現在」值得花時間開始嗎?我覺得非常值得。為什麼?因為素養教育才剛上線,確實衝擊傳統教育,因為連老師都需要重新學習,調整教學模式。如果家長可以提早上手,帶小孩一起衝,就有更大的機會領先同儕。

最重要的是,上課所說,當小孩看到你把每件事,甚至旅遊也當一回事,認真的思考閱讀,他們會看在眼裡。就是老生常談的「身教大於言教」,學習單只是結果,這過程,才是給小孩最好的教育示範。


後記 


這是我當天上課製作的學習單,設計理念是利用小孩界正夯的「第五人格」來讓他們了解,遊戲是現實生活誇張版,的確有一天他們也可能被壞人追,怎麼辦? 





想不到,一樣在新思惟臉書社團的老婆,馬上把上傳的學習單列印給小孩寫。看到小孩興高采烈的埋頭書寫,馬上覺得學費賺回來了。

這是結果,除了可以了解基本英文程度,還可以觀察到兩個小孩個性差異。一個乖巧穩健,照規則答題。一個天馬行空,愛搞怪,隨興發揮。但兩張結果我都很喜歡,很欣慰。 





而且啊,檢討完,想確定他們會不會用google map,沒想到他們早就會,還得心應手咧XDD。真的永遠不要覺得孩子不會,給他們嘗試,會發現結果超乎想像。


延伸閱讀


簡報架構與視覺設計工作坊
醫學簡報與電子壁報工作坊


2019年2月7日 星期四

上課也可以玩遊戲?楊田林老師「以遊戲提高教學效益」課程心得

作者:陳畊仲




近年來「遊戲化」這名詞越來越熱門,也越來越多領域加入應用,包括教學。對所謂「遊戲」,或是「帶團康」,因為大學時代混過救國團,還算略懂略懂。在網路資訊發達時代,也多少接受過何謂「遊戲化」資訊。


遊戲融合教學 初體驗


但第一次體驗融入遊戲的教學方式,就是楊老師的「百年樹百人」。從報到活動,製作桌牌,破冰暖身,以及午睡過後的提神醒腦,都巧妙的將遊戲融入教學。也有效的提升學習效果。

非常巧合,當時適逢楊老師遊戲人生出版。經過課程體驗,以及瀏覽書籍之後,非常認同也希望自己可以像楊老師一樣,巧妙的將遊戲應用於教學課堂。

楊老師說:「有小變,才有大變」,「改變從不習慣開始」。接下來著就是自己的功課,克服不習慣,嘗試應用遊戲,改變教學模式。


時而管用 時而失靈


但改變過程,難免遇到問題。同樣的遊戲,同樣的操作模式,為什麼像段譽的六脈神劍,時而管用,時而失靈?也曾經因為這問題私下討教老師,當然也得到老師無私熱情的指導。

而「遊戲人生」,繼書本後,實際教學影片也接續發表。楊老師帶遊戲的功力,以及教學應用,再一次經過影片,有深刻的體會。雖然已經有這麼多的學習和體驗,但是對於遊戲應用,總還是覺得隔靴搔癢,好像還有很多寶可以挖。

沒想到楊老師真的開課了,開了這堂專門講授「將遊戲應用於培訓教學」。


有問必答 物超所值


不過雖然課程名稱是「遊戲應用」,但是在熱情學生的問題不斷「逼迫」之下,儼然變成一堂小型講師訓。除了遊戲,還大放送超多教學手法和觀念態度。

不過這樣是優點也是缺點,當然大家可以學到遊戲之外的教學手法,但是對於課程主題難免失焦,如果思慮不清,很容易混在一起。反而分不清教學和遊戲的差別,何時該用,何時可以不用。

對於我而言,上過百年樹百人,又跟了好幾梯老師課程。過濾掉講師訓傳授的「教學內容」,這堂課我對於「遊戲應用」的學習如下:


登門檻效應


這是什麼?有興趣的看這裡。簡單來說,是由容易到複雜,讓你的對象慢慢接受,就是「溫水煮青蛙」啦。老師提到這概念,讓我豁然開朗,再次了解自己遇到帶遊戲像六脈神劍時靈時不靈的問題。

熱情聽眾,一下操作複雜當然沒問題。但是遇到主動度低的對象,就不能一下要求太多,絕對遇到冷漠回應。必須由小動作到大活動,簡單操作到複雜規則,青蛙才會慢慢被煮熟,氣氛才會逐漸熱絡。

這概念老師私下有提醒過我,但總沒有個具體印象。這次上課,才正式提出專業概念,有更具體的體會與思考。


教學應用三層次


對於遊戲應用於教學,我自己歸納為三個層次。

最基礎的就是只使用制式遊戲來帶動氣氛,和課程沒有連結。更進一階,就是把遊戲和課程內容緊密連結,藉由遊戲來讓對象體會與了解「抽象」的教學概念。例如某種「理念」或「態度」,就如同越翔老師在課堂上的實際示範。

但這階段,遊戲還是遊戲,教學內容還是教學內容,只是想個連結將兩者結合。

而最高級,就是客製化遊戲,將教學內容直接設計進去遊戲。讓對象經由遊戲過程,直接學習吸收複雜難懂的內容。例如最近很流行的客製化教學桌遊,以及老師上課堂上示範,讓大家歎為觀止的八卦大風吹。


遊戲法不是唯一的教學法


最後一點,給有點被遊戲和教學界線搞混的同學參考。老師上課一再提醒:「演講法不是唯一的教學法」。同樣的,「遊戲法也不是唯一的教學法」。

不要因為上了這堂課,就認為上課「一定」要加入遊戲。遊戲只是眾多教學手法其中一種,舉手也是,問答也是。應該視內容對象場合場地....等來考量設計,課程是否需要遊戲,而不要為遊戲而遊戲。 


楊老師真是座寶山,也謝謝老師,願意一直投入在教學場域,把畢生絕學無私的傳授給大家。




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

爸媽,是否希望孩子成功,卻無法心靈相通?--第三屆親子共學營心得

作者:陳畊仲




孩子 你要比我更強


身為父母的你,對孩子,最渴望的是什麼?希望孩子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?希望他們將來可以無礙生存於社會?希望遇到好對象,希望擁有財富自由?這一切,用最簡單的名詞來總結,就是我們希望孩子「成功」。

於是我們總是用盡方法培養小孩,希望他們擁有在未來「成功」的能力。但是我們有付出同樣的心力去了解,「小孩心裡在想什麼」嗎?


孩子 我有關心你嗎


七月七日天氣晴,睽違一年,我再一次踏進好創意親子共學營。厲害的是,老師們讓再次上課的我們,持續有新的體會與學習。而今年體會最深的觀念,就是世慶老師引用文章的一段話:

中國傳統意義上(作者按:是的,雖然在台灣,但我們這一代,尚未脫離傳統中國式教育),沒有心理學,只有成功學。

所以傳統的父母,不會覺得孩子快樂是一種成功,一家人彼此相愛是一種成功,他們為孩子設定的幸福永遠是追名逐利,“比別人強”。在利益驅動下,中國父母特別悲壯地發明了打壓式的親子關係:你恨我沒關係,只要你有出息就行了。



經營親子起步 尚未穩定 


或許大家覺得,看你今年初寫了一篇真誠感人的文章,還因此受邀在兩百人的論壇發表教養心得。在親子關係經營,應該得心應手不是嗎?為什麼還要再花時間花錢參加一樣的親子教養課程呢?

或許表面上看起來順利,但是對於剛起步經營親子關係的我來說,還是經常遇到一些難解的結不知如何是好,還是會因此控制不住情緒。


誰有情緒,就是誰有問題


沒想到我的問題,課程一開始就獲得解答,這個答案就是:
「誰有情緒,就是誰的問題」

小孩鬧脾氣,想當然爾是小孩的問題。這觀念去年提過,小孩腦部發育尚未成熟,理性思考前額葉還無法有效控管情緒。所以常有情緒是發展必經過程,身為父母必需要了解,先引導情緒有發洩出口,才有機會讓小孩穩定下來講道理

他有情緒,是他的問題,父母應該要想辦法解決。但最常見的狀況是,父母跟著一起有情緒,反而雙方都有問題。除非有冷靜的第三方出現,不然都有問題的雙方,最常看到的狀況就是,誰的拳頭大,就聽誰的。

權力不對等的小孩,永遠是被壓迫屈服的一方

但先有情緒的一定是小孩嗎?你是不是常因為小孩不起床,功課不寫,不刷牙不洗澡發脾氣呢?這是你有問題還是小孩有問題呢?哈哈,你情緒就是你的問題。

什麼!怎麼會是父母的問題,小孩就該準時起床,認真寫功課啊!對不起,那是「你的期待」,不是「小孩應該」。如果不解釋說明,小孩不會知道「為什麼」要遵循期待。不明就裡,當然不會有動機,沒有動機,小孩不可能會主動的。

所以事情發生,先搞清楚是誰的問題,才有辦法解決問題。
如果不要加諸在小孩身上過多的期待,父母應該怎麼做?


安全 快樂 開放


我們可以做的,就是打造「安全環境」,讓他們可以安心放手去嘗試。穩定自己的情緒,避免過度責罵,讓小孩有「快樂生活」,才不會因恐懼退縮不前。不讓自己被原生家庭以及社會價值綁架,追求傳統學業成績,而是「開放學習」,幫助小孩尋找方向。

這些抽象的教養觀念,在張路得老師一個又一個親身教養案例故事中,一再的讓我們體會到是有可能做到的。


生氣 不是我們的錯


或許大家會問,真的很難控制脾氣,看到小孩不聽話又吵鬧,一股無名火上來,怎麼樣也控制不住。不用沮喪難過,這不是我們的問題,而是原生家庭成長環境遺留在我們身上的禁錮。從小被這樣對待,自然而然用最習慣的應對方式。

但回想一下,我們喜歡這樣的過程嗎?如果當初不喜歡,為什麼還要用自己不喜歡的方式繼續綁住小孩呢?

你願不願意努力看看,把傷痛和束縛留在我們這一代就好?當情緒無法控制時,試著提醒自己,生氣不是我的錯,但是我不要我的小孩和我一樣無法控制情緒。


夫妻相愛 親子才會和諧


而可以做到這一切,良好親子關係的基礎,老師非常認真地強調,就是建立在穩定的夫妻關係之上。因為父母的相處行為模式,小孩都看在眼裡,我們怎麼對話,小孩就怎麼講話。夫妻關係不佳,心情怎麼會好?心情不好,怎麼會有耐心和小孩溝通對話?

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:「任何成功都不能彌補家庭的失敗」。我們常以為,所謂的家庭「成功」就是「功成名就」。這兩天親子營,讓我學到了,「心理健全」才是良好成功的家庭。


同理 放手 牽手一起走


課程結束,才是挑戰的開始。去年,我學到「同理」,還在努力時,今年又學到「放手」。身為父母的功課還真不是普通的艱難,但不要忘記,這一路上,你不孤單,我們有「牽手」,可以一直「牽手」一起走。




延伸閱讀


致各位父母親:不需要太擔心孩子的教養,請放輕鬆
爸媽有共識,教養才能共事《親子共學營心得》
擺脫杏仁核,找回大人理智《親子共學營-智慧婦人心得》


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

教養焦慮怎麼辦?-- 新思惟論壇講者暨學習心得

作者:陳畊仲




資訊爆炸 各種焦慮壓力大


生活在資訊唾手可得網路資訊社會,現代人面臨越來越嚴重的知識以及技能焦慮的困擾。除了本業核心技能精進的焦慮,看著朋友一個一個收集比比特幣還夯的新思惟幣,學簡報學研究學教學學理財,更是焦慮自己跟不上。

有小孩的父母,又多了一個角色要學習「父母」


父母 還多了教養焦慮


這些角色,那一項最困難?當然是父母! 
可以不上台演講不寫論文,可以不當父母嗎?當然不行!
簡報論文專業教育課程隨便找都有,親子教養找得到嗎?(校長謎之音:喂~我有開過喔
做簡報寫論文有公式可循,教小孩有嗎?

除了知識以及技能焦慮,父母又多了一項「教養焦慮」。


成就 某瞬間早決定


高中念南一中,看了太多怪物,我的教養觀念就是「孩子的成就,在精卵結合那一瞬間就決定99%」。一直以來,我並不覺得父母做什麼可以影響小孩的未來。 

所以,以前我沒什麼教養焦慮

但是連我在最近,被越來越多的資訊影響,也開始焦慮起來,就知道其他人多焦慮了XDD

承蒙校長看得起,邀請小弟當講者,讓我有機會參加這場論壇。一次系統性的接受教養相關訊息。希望聽完真的可以解決「當代家長的煩惱」。


先說結論


統整這次活動的啟發學習,先說結論上面寫這麼多了還先說結論

第一要付出時間,第二要了解趨勢,第三就是穩定情緒



付出時間


不論自學或體制教育,亦或親子關係,關鍵都是父母付出時間規劃與陪伴。自學可以理解,為什麼體制內也是呢?

校長一圖算醒夢中人,就算去學校,小孩清醒的時間不到三成在學校(以低年級半天計算)。下課後超過七成時間還是父母的責任,並不會比自學輕鬆。

更不用說學習之外的放鬆旅遊,情感存摺的累積,一切都建構在大量付出的時間上。 講殘忍一點,有了小孩,時間就只能被切成工作與家庭。自己的時間?大概要等到空巢期吧XDD


了解趨勢


這些校外時間,或是自學要教什麼?當然要教小孩適應未來的能力。上面說過,教養焦慮來源是擔心小孩未來沒有競爭力。所以父母當然不能以自己過去的經驗,教現在的小孩適應未來。

這次邀請到兩位youtuber,就是以前我們連想都沒想到會有的職業。未來的趨勢誰也抓不準,所以我的想法是,父母也不能停止探索世界。我們不能預測未來,只能帶著小孩觀察現在,適應變動,培養面對指數化成長社會。

講到這裡靠邀,教養超級難的啊!上面說的這些,可能大家心裡在慘叫:「我家都沒做到啊啊啊」


穩定情緒


最後一點,是準備這次演講自己的體會,有情緒穩定的大人,才會有溫和的小孩。如果不是新思惟,我可能不會答應這次的講題。因為要誠實的面對自己過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最大的收穫也來自這段自我省思覺察的過程。回想這一路走來,自己的人格學習什麼?得到什麼成長?關於親子又學習什麼?成長什麼?仔細爬梳整理,發現最關鍵的原因就是自己的情緒慢慢穩定。 情緒穩定才能有效的思考,還有溝通。

論壇裡聽到這麼多好方法,急著用在自己小孩身上。如果沒辦法控制情緒,到頭來還是變成以權威強迫小孩接受「父母覺得好」的教育方式。


父母是園丁 不是木匠


分享一段準備演講過程中看到的一段文字,來自白袍旅婦: 「我們是園丁,努力讓花園中開滿不同的植物增加適應未來的機會,而不是木匠,把孩子雕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」

而要控制自己不要變成木匠,就來自持續淬煉的修養。還有一直提醒自己,要讓他們感覺我們的愛,而不是感受到阻礙。

最後再引用旅婦文字作結: 「請一起將眼光放遠,去感受身為父母以及照顧孩子時本身的快樂,並超越教養的範疇,去了解身為父母的價值」


2018年1月20日 星期六

口衛法這塊餅,公子您吞不吞?

作者:陳畊仲




近來衛福部強行推動口腔衛生師法,牙醫師群起反彈,法案被拉下協商。但全聯會仍不放棄,於北中南舉行三場說明會。筆者昨天(2018/01/18)參與台南場說明會,憑記憶整理說明重點,以及現場牙醫疑問,供無法參與牙醫朋友參考。


緣起


牙醫助理跟診行為,到底算不算醫療法規定之「醫療輔助行為」,一直是模糊不清灰色地帶。為了一勞永逸,避免類似爭議糾紛一再發生,於1999開始推動牙科助理專法,將牙科跟診行為與助理法制化。

而口腔衛生師法,2014年開始提議設立,此時牙醫全聯會立場堅決反對。雖然牙科助理專法法案名稱由1999年的牙科助理人員法至2015年更改為牙醫輔助人員法。但至此時,全聯會依然反對口腔衛生師法而推動牙醫輔助人員法。

所以普羅牙醫大眾認知,口腔衛生師與牙科助理是兩種截然不同職業,個別訂定法案管理。只要牙科助理合法化,反不反對口腔衛生師,每個牙醫都可以有自己想法。但大家認知,全聯會是反對的。

但2017年中,衛福部及全聯會改朝換代,政策突然大轉彎,全聯會不反對口腔衛生師法了,甚至包裹牙科輔助人員一併以口腔衛生師法管理。

把原本兩種不同,應該個別立法的職業類別合併,而且一反當初反對立場,快速排入立法議程,在牙醫界投下一顆震撼彈。

(資料來源:全聯會說明會書面講義)


有何問題?


把這兩種職業包裹在一起的問題在哪?

第一是人力缺口。現行全國牙科助理人數約六萬人,但已畢業口腔衛生師僅一千多人。雖然法案規劃落日條款,但現行助理必須累積課程訓練,以及通過特考,才可合法執業。

現行有多少助理願意上課參加考試?考試通過率多少?我們樂觀估計最後有九成願意上課並通過考試,還是有六千人的人力缺口。

第二是口衛系畢業生執業意願。先說這僅僅一千名口衛系畢業生,在法案遲遲無法通過,在無合法身份下,有幾成仍然從事口腔衛生相關工作?法案通過後,有幾成願意參加考試擔任牙科助理?

這群當初希望成為口腔衛生師的年輕人,畢業後真的希望從事牙科助理,這截然不同,學校根本沒教怎麼做的工作嗎?。

結果就是,助理人力不足,衝擊醫療品質以及看診時數,醫病雙輸。

以上都是現在牙醫師擔心立法後會發生的問題,大家都希望說明會被打臉,這些疑慮在全聯會努力下,迎刃而解。


說明會說啥?


而說明會經過冗長的政令宣導,筆者認為重點如下:

1.到底牙科助理可以從事什麼「輔助工作」?依全聯會黃天昭律師依判例及函釋,「準備器械」及「吸口水」是合法的。

2.為何同捆包裹牙科助理與口腔衛生師?因為全聯會擋了那麼久,擋不住口腔衛生師法了。退而求其次尋求法案內容對牙醫界有利,於是有了這不倫不類規定。

3.全聯會陳建志醫師說,現在法案所稱「口腔衛生師」,不是國外的oral hygienist,其實法案規定工作內容,比較偏向牙科助理。


疑問叢生 回答跳針


而筆者以及現場聽眾疑問:

1. 既然工作內容是牙科助理,為何不維持原有牙醫輔助人員法?而要包裹口腔衛生師法?現場無人答得出這問題,只能持續跳針口衛法勢不可擋。

2. 所以強者我同學王俊凱,提出疑問。論人數,論組織,論財力,牙醫界會輸給僅有一千名畢業生的口衛界嗎?為什麼在一面倒優勢之下,法案會擋不住?一樣答不出,持續跳針全聯會很努力擋了,但就是擋不住。

3. 所以筆者順著這問題思考,既然優勢一面倒,為何擋不住?顯然敵人就在本能寺,有同行希望口衛法通過。

4. 到底本能寺有誰?從「準備器械」及「吸口水」是合法的這件事來思考,這樣對大部分牙醫師就足夠了。但是哪些牙醫師需要助理從事「準備器械」及「吸口水」以外,例如印模拍片修假牙等工作?是不是就是這些同仁呢?

5. 全聯會已經是代表全國牙醫師最大的團體,全聯會都擋不住的阻力從何而來?顯然是來自政府強行施政的壓力。到底政府為何要這麼做?是團體決策或是個人意見?當天我沒想到,也沒人問。但我想答案呼之欲出。


我們可以做什麼?


雖然政府心意已決,或許再多的努力仍是困獸之鬥。但目前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力表達所有反對意見。讓政府知道雖然它一意孤行,但我們還是會反抗的。不然將來只會軟土深掘,一直被看衰小。

1/25在台北還有一場說明會,有空的朋友請盡量參與。

另外昨天強者我老師陳立民醫師也有提案公會進行通訊投票,彙整意見上陳。但現場沒有任何公會幹部敢給承諾。

其他地區公會我無權置喙,身為臺南市牙醫師公會每年繳錢會員,還有最後一個辦法。如果你也同意進行通訊投票彙整意見。請於公會上班時間打電話(06-3122908)直教表達意見,陳請公會進行通訊投票。

這件爭議,你可以選擇吞下去,如果你不想吞,想辦法表達意見吧。

延伸閱讀:醫牙醫前台南區校友會長看法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有一個夢---牙助是好夥伴,不該離也不該棄(鄧政雄醫師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夢醒時分「5年vs10年」別做夢 不能做的還是不能做(鄧政雄醫師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鄧政雄醫師 看法一 看法二